双拥新闻

推荐新闻

郑州市赴确山慰问警备区和预备役师外训

一切为了大动脉的畅通!

驻马店市积极做好七一三二○部队演习保

通知公告

双拥文摘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双拥文摘
“洛阳红”香醉河洛--解读洛阳市老城区拥军八姐妹65年拥军故事
来源:本站  发布日期:2014-4-11  浏览次数:2069

洛阳红,俗称焦骨牡丹,被誉为“花中君子”。

说,武则天冬日游上苑,令百花盛开。百花开放,独牡丹不遵。武则天大怒,遂命纵火烧之,并将烧焦的牡丹弃于洛阳邙山沟壑中。然而,那些被烧焦的牡丹得到邙山水土滋润,居然重生。人们欣赏此花傲骨,直呼“洛阳红”。
    今天,在河南省洛阳市也有这么一群人,被人们亲切称为“洛阳红”——老城区“拥军八姐妹”。

“洛阳营”血战东城门,“八姐妹”腾房迎亲人

牡丹花儿开呀,红彤彤。

叫哥摘朵花儿,迎亲人。

鲜花送给哪一个?

送给亲人解放军……

循寻着这首优美旋律的歌谣,几经辗转,记者好不容易在老城区鼓楼社区中和巷找到了吴素珍老人的家。

今年88岁高龄的吴素珍是老一代“拥军八姐妹”尚健在的唯一老人。

……

这是一座年数较早的农家小院。院内十几株尺把高的“洛阳红”牡丹,凝香滴露,含苞待放。房屋因久不住人,屋顶青瓦上的杂草在雨中摇曳,被雨水打湿的土墙已成块成块地掉下。记者用手一抠,一些泥土块随手而落,清晰可见里面的土坯,有的土坯脱落处还被填上了红砖,墙上“解放洛阳!解放全中国!”字样依稀可辩。吴素珍老人说,这是“洛阳营”解放洛阳时写上的。

当记者问起为什么不把闲置的房子租出去时,吴素珍的女儿说:“‘八姐妹’和‘洛阳营’的故事是从这间房开始的,俺们肯定不会出租。况且,俺妈和她的老姐妹们隔三搓五还要回来看看呢。”

吴素珍老人银发满鬓,虽然行动略显迟缓,但精神矍铄,思维清晰。在她的口中,那些遥远的事情逐渐鲜活起来——

1948年3月11日,解放洛阳战斗打响。华中野战军3纵8师23团1营在东城门发起进攻,百余名勇士组成“敢死队”,在敌密集的火网下,配合大部队经过20多个小时的浴血激战,突破东门,冲上城楼……同年7月,该营被华中野战军命名为“洛阳营”。

“解放军浴血奋战洛阳城,老百姓箪食壶浆迎亲人”。老人说,部队进城的那天,她和村里姐妹们一大早就梳妆打扮。临出门还特意折了十多枝绽放的牡丹花,想送给亲人解放军。可是城门口挤满了人,她被挤到了人群的后面,花也没有送出去……

花没送成,咱们能给部队做点啥?回到家里,吴素珍和其他姐妹一合计,决定给部队做些鞋。

“夜已深,人不静,家家户户亮着灯;小油灯下做军衣,千针万线不放松……”为了做军衣军鞋,姐妹们彻夜不眠,胳膊和大腿都磨起了泡、出了血,手指也变了形。

“一只鞋底要纳120行,一行要过30多针,每针都要经过锥眼、穿线、走线、拉紧等工序,确实要下大力气。”吴素珍说,半个多月时间,她和姐妹们赶制了200多双军鞋和100个绣有红牡丹的草绿色针线包。

一花引得百蝶舞。在她们的带动下,乡亲们不分昼夜磨军粮、缝军衣,没有布料,她们甚至把自家的棉衣棉被拆了给子弟兵做鞋、纳鞋垫。那些鞋帮上绣着鲜艳的牡丹花,鞋底上纳着“杀敌立功”字样,不少战士舍不得穿,直到牺牲时还别在腰间……

“灯灯映真情,针针暖兵心。”为让官兵们住得暖和些,有的送来木炭,有的还拿来新棉被,吴素珍老人更是把自家的三间新房腾出来给部队,而自己一家搬到了附近的窑洞。老人说:“天气凉,战士们穿得薄,有的(伤员)伤口还淌血流脓,他们在外面露宿,俺们看着都心疼呀。”

……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从部队进城到离开,也就那么几个月时间,但八姐妹与洛阳营建立起深情厚谊,却如同黄河之水连绵不断,被官兵们牵挂于怀、铭记于心。

吴素珍老人说,最令她们感动的是1958年4月,也就是洛阳解放十周年的纪念日。那天清晨,区里突然通知时任街道干部的她和黄秀兰等人到市政府。

刚进院子,她们就被一位和蔼可亲的首长拉住双手,嘘寒问暖,情深意切——

“大妹子,我们又见面啦!”

“这些年的日子过得怎么样,有什么困难没有?”

“……”

拉着她们的正是“洛阳营”营长张明将军。他是专程来洛阳缅怀牺牲的战友,探望让官兵们铭记在心的“八姐妹”……

座谈中,当得知这个拥军服务队还没有名字时,张明将军饱蘸深情地说:“洛阳牡丹甲天下,八姐妹更佳牡丹花,干脆你们就叫拥军八姐妹吧!”并欣然题写了“拥军八姐妹”五个大字。

从兵姐、兵嫂到兵妈妈、兵奶奶,此后数十年间,每逢佳节,八姐妹都会托“鸿雁”给洛阳营寄上一份问候。去年8月,“八姐妹”听说市党政军慰问团到洛阳营慰问,她们特意精心采撷千余粒牡丹种子,申请随团赴浙江舟山……

“洛阳亲友若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军分区政委黄晓健说:老城区“拥军八姐妹”和洛阳营的故事被记入史载,也如同绽放在河洛大地上的牡丹,在半个多世纪里传颂不衰,成为佳话。

“铁军师”练兵奔一线,“八姐妹”爱心固后方

部队打胜仗,人民是靠山。

军分区司令员董建亚介绍说,在洛阳这片曾历经烽火淬炼的红色沃土上,群众性拥军热潮代代薪火相传,已汇聚成永不磨灭的亮丽风景。

1998年,我国长江流域发生特大洪涝灾害,驻洛“铁军”官兵闻令而动——

接到出征的命令后,某装甲团干部刘庆伟心急如焚。

此刻,他的妻子临产正躺在医院的手术台上。“同志,你就放心地回部队吧,这里有我们呢!”“八姐妹”成员来了,在她们日夜的精心呵护下,母子平安!

“大姐,我父亲能有第二次生命,全靠你们的倾力相救!”在相隔50多个日夜后,某部士官康建帅与“八姐妹”成员张艳丽等人相见。小康的父亲发生车祸时,他正在抗洪大堤上。情急之下,他给“八姐妹”队长张姗打了个求助电话……

“等我回到洛阳后,一定去谢恩!”某坦克团战士许诰的妹妹许倩,从安徽老家来洛阳打工,不慎误入传销组织。

“八姐妹”成员毛利娟接到小许的短信后,连夜向公安机关报警……15名成员走街串巷、摸排信息。经过3个昼夜的蹲点盯哨,配合公安干警成功地打掉这个非法传销团伙。获悉妹妹“平安”的消息,小许热泪盈眶。

对人民群众的感恩是许浩的“良心所在”,也更是“铁军”官兵能打仗、打胜仗的思想根基。省委常委、市委书记陈雪枫说,“八姐妹”这种视军人胜亲人般的感情,充分体现了洛阳人民对子弟兵的深情厚谊。

“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身手,补天裂……”98抗洪、汶川地震……透过一次次“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大用兵背后,记者也真切地领悟出“人民是靠山”的真正内涵。

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发生了——

上万鲜活生命瞬间成为远逝的灵魂,电视里万千悲伤的面孔和撕心裂肺的哭救声,也深深地揪着“八姐妹”的心。

我们能为灾区做什么?灾区人民需要什么?当获知“铁军师”挥师汶川,“八姐妹”迅速行动起来,她们联名在微博、QQ群和微信上,发出了“关爱生命、情系灾区”的赈灾募捐信息。

部队出征当天,她们特意送来了1200余条毛巾和300多箱食品、矿泉水等,以绵薄之力激励官兵打胜仗。

“家门连着营门,军属牵着军心。”队长张姗说,为解除来自官兵家庭“后拉力”,她们还组成了10余支服务小分队,进营区、到学校,竭尽所能搞服务。

“爸妈请们放心,我在毛奶奶家里一切都好……”市实验小学学生秦颖的爸爸是“铁军”的一名干部,妈妈是市中心医院的一名医生。“夫妻俩”同时接到赴灾区救灾的命令后,最令他们揪心的是宝贝女儿——秦颖。家住学校符近的毛利娟知道后,专门在家里腾出了个房间,让小秦颖吃住在自个家里。

刘苗、张利娟是两名小学教师。那些日子里,每天放学,她们就早早地等在校门口,把在该校读书的20多名“铁军”的孩子,接到家里做作业、辅导功课。

……

真情拥军,真心为民。市长李柳身说,热爱军队、回报社会,是新一代“拥军八姐妹”发自内心的真挚情感和不懈的价值追求,这一朴素执着的情感也成为社会各界的共识。

“五孤儿”参军报党恩,“八姐妹”认亲励壮志

一杯清茶献亲人,两行热泪话党恩。

今年8月,八姐妹再传拥军佳话:5名报名参军的洛阳市儿童福利院孤儿党晓兰、党楠楠、洛雪玲、洛海洋、洛子杰与“拥军八姐妹”见面,并结成互助对子。

老城区人武部政委周新建介绍,报名参军是洛海洋先提出来的。去年暑假,市儿童福利院组织孩子们去部队参加夏令营,这个男孩当时就动了参军的念头。

“我们几个以党、洛为姓,就是为了不忘党的恩情,不忘洛阳人民的恩情!”洛海洋是洛阳按摩学校应届毕业生。今年征兵一开始,他一提议,其他4人立即响应,5个人一起相约报了名。

得知“五孤儿”参军报党恩的消息后,“拥军八姐妹”当即也找到人武部表达了认亲愿望。

8月7日,在认亲仪式现场。“拥军八姐妹”的队长张珊开场白非常幽默:“你们看中我们谁,就跟谁回家!”党晓兰第一个走上台,为“拥军八姐妹”中的朱慧娟奉茶。

朱慧娟接过茶,动情地说:“我已经退休,儿子也已结婚,认下你这个姑娘正好,今后需要什么提前跟我说,我去给你准备。”她话音一落,党晓兰的眼圈就红了。

和洛子杰结成对子的是郑洁。郑洁不愧是做心理咨询工作的,几句话就拉近了与洛子杰的距离:“有困难你跟我说,有喜悦你也跟我说,谈女朋友也得说。”洛子杰当即笑红了脸……党楠楠、洛海洋、洛雪玲也分别走上台,认下自己的“妈妈”。

爱心在此融汇,情感在此升华。“五孤儿参军,八姐妹认亲”的视频被传到网络上后,迅速引发社会广泛关注,也进一步激发了应征青年的参军报国热情。

爱是什么颜色?被“八姐妹”资助读完大学又参军的大学生王军峰,在散文诗《大爱无边》中写道:爱是什么?爱是点亮在心头的那盏明灯,爱是那无怨无悔暖暖的付出……

王军峰的父母双双下岗,家境十分贫困。

成绩优异的他因家庭困难几次面临辍学,是“八姐妹”资助他读完高中,考入洛阳理工学院。2009年,为减轻家里负担,他再次产生了辍学打工帮助家人的想法。了解这一情况后,“八姐妹”专程赶到学校和王军峰家里,鼓励他好好读书,并承诺将继续资助他读完大学。

“一人参军,全家光荣”。去年12月,参军入伍的王军峰特意来到老城区鼓楼社区,流着泪将胸前的大红花赠送给“八姐妹”。

……

“好男儿当当兵!”每年征兵期间,“八姐妹”就利用周未,或三人一组,或五人一伍,进院校、上街头,进行征兵政策宣传咨询活动。老城区人武部部长霍万峰说,八姐妹的征兵宣传很到位、很管用,尤其是她们精心编排《好儿郎要当兵》、《光荣花》、《早报喜报寄回家》等文艺小节目,感染和鼓舞了一大批青年踊跃报名参军。

“选送好入伍的,服务好在伍的。”八姐妹不仅是征兵工作的宣传员,也是多个部队思想政治工作的编外指导员。每年新战士分到部队后,她们就主动登门结亲,与战士们聊天谈心话理想,鼓励大家在军营里茁壮成长。

广西籍战士黄宁来自于单亲家庭,从小缺少母爱的他,性格孤僻,与战友们不合群。“八姐妹”成员毛利娟知道后,认他做了“兵儿子”。

当得知小黄喜欢画画,她特意让在上海美院读书的儿子给小黄寄来教材,并隔三搓五给他传授绘画技巧和心得。在毛妈妈无微不至的关心下,黄宁变得开朗起来,不仅立了功他的作品也多次在省级以上的画展中获奖。

“春意盎然引蝶舞,富贵花放幸福家。”去年10月,毛妈妈生日那天,已经退伍返乡的黄宁特意赶回洛阳,给“毛妈妈”送上了一幅精心创作了“洛阳红”国画,表达自己的敬意。

“给水团”掘泉润河洛,“八姐妹”送暖到工棚

田地龟裂!麦苗萎黄!

150多天未有效降雨,让素有“粮仓”之称的洛阳受旱情影响已达数百万亩,7万多群众出现吃水困难,1.1万人靠送水解决饮水问题……

群众的焦渴,牵动着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心。2011年2月18日,军委、总部急令兰州军区派出给水工程部队支援河南、山东抗旱打井。

“解放军来洛阳找水打井啦!”获知信息,队长张姗第一时间在“拥军八姐妹”微博发出一条短消息。

清晨时份,被誉为“西北水神”车队刚驶下高速口,就受到“八姐妹”锣鼓队、秧歌队最隆重的欢迎。震天的锣鼓,敲去官兵们的疲劳;火红的秧歌,令将士们热血沸腾。一路上,“解放军辛苦了!”“吃水不忘打井人,感谢亲人解放军!”的横幅标语,随处可见……

赴老城区邙山镇3号井位的车队,原定于22日晚上11时抵达,由于路况原因延迟到凌晨5点多钟。官兵们到达后才知道,“八姐妹”代表和欢迎的村民们,在村部从傍晚等到天亮,一个也没离开。

自打部队的钻井竖起来,巨大的轰鸣声响起来,“八姐妹”和乡亲们就天天来到井位,给官兵们送来自家产的鸡蛋、红薯、花生等慰问品。

朱慧娟是一名退休干部,她先后3次推着三轮车给官兵们送来了矿泉水和方便面,次次都是物品一放就走,不肯留下姓名。

……

下入井管是成井的一道重要工序。如果下管速度慢、时间长,就会导致孔底沉淀物增多或井壁坍塌,井管就不能下到预定位置,甚至造成井孔报废。于是,每当下入井管时,“八姐妹”成员和自发赶到现场的群众,就和战士们一道抬钻杆、捞循环池淤泥……

“井管的厚度应该是0.6公分,而供应商送来的是0.55公分,不符合成井标准!”“好,马上解决!”为了0.05公分的厚度,“八姐妹”成员整整跑了两天,访遍了老城、涧西、伊川等县区的40多家企业,终于找到了标准的井管。

“2号井位急需2.5吨沙石料,请在1个小时内送到作业点。”夜12点17分,指挥部刚下达命令,忙碌了10多个小时的15名“八姐妹”拥军车队队员,二话没说,立马披衣启程。

“泥巴裹满裤腿,汗水湿透衣被,我不知道你是谁,我却知道你为了谁……”八姐妹的拥军歌儿与轰鸣的钻机声交融共鸣。送戏到工棚,既给战士们鼓劲也带来感动。在一次慰问演出中,列兵王书宝激动地从田间采来一束“鲜花”跑上舞台:听说你们要来演出,俺干起活来浑身都是劲!

风雨洗礼,鱼水情深。官兵们也忘不了,在寒风凛冽的野外,是八姐妹送来热气腾腾的饭菜;在风雨交加的夜里,是八姐妹送来雨衣遮风挡雨;在简陋的工棚里,是八姐妹在给他们浆洗缝补衣服……

散如满天星,聚像一团火。2011年8月,经过数个月风餐露食,日夜鏖战的给水团,圆满完成了52眼甜水井的打井任务。

部队要归程了。那天,八姐妹和送行的群众们早早地带着水果、鸡蛋来到火车站。在汽笛声中,军民肩并肩、手拉手,千叮咛万嘱咐……此情此景,深深感动着在场的每个人。一位将军见状即兴挥毫泼墨:“越沟壑爬高坡负重前行掘甘泉,军爱民民拥军军民团结一家亲。”

这是对给水工程团赞歌,也是对八姐妹的褒奖。

“老姐妹”支前传佳话,“新姐妹”拥军谱美谈

“我志愿加入拥军八姐妹,永做一名热爱军队、服务人民的人……”2002年3月15日,老城区鼓楼社区中和巷,一场特殊的“交接”仪式如期举行。

在雷鸣般的掌声中,吴素珍老人将一面珍藏已久、由张明将军题写的“拥军八姐妹”的旗帜,亲手递给新一代“拥军八姐妹”队长张姗。

接过老一辈的枪,千万个新姐妹在成长——

在“八姐妹”们自制的拥军概况图板上记者看到,72项年度拥军服务内容旁红绿颜色的“↑、↓”标记十分醒目。张姗说:“这些小箭头,是专门为部队官兵提供服务的特殊标记。”正是有了这些特殊的标记,让她们的服务对象和服务内容等逐年拓展和延伸。

“军人免费、优抚对象免费!”是“八姐妹”出租车车队的承诺。

前年腊月的一天傍晚,鹅毛大雪漫天飞舞。

车队队长黄雪华,正准备收车回家。这时,车前急匆匆走来一个身着迷彩服的战士:“大姐,部队上有紧急任务,你能连夜送我一下吗?”

雪夜,百余公里山路?没有犹豫,黄雪华请他上车。

这是一次路况复杂的征途。尽管车子前后车轮都加装了防滑链,但仍犹如行走在滑冰场上。百余公里的路程,平时仅需两个多小时,而这次却整整走了7个多小时。

凌晨4点,当把战士送到营区后,战士提出加倍付车钱,被黄雪华婉谢,只收了100元油钱。“坐一路车,受一路教育!”这名战士心存感激,郑重地给黄雪花敬了个军礼。

昔日独轮车推出胜利,今朝出租车载出深情。老城区人武部政委周新建说:一辆辆拥军出租车,就像流动的“拥军服务站”、行走的“拥军广告牌”,她(他)们做过的好事一百辆车也“拉”不完。据不完全统计,拥军出租车车队组建以来,共接送现役军人和优抚对象逾万人次,累计减(免)车费达10万余元。

“行业拥军、岗位为民,是新一代‘八姐妹’保持拥军热度不减的重要原因。”负责双拥工作的军分区副政委徐振松介绍说,老城区“拥军八姐妹”已由当年8人发展到如今860多人,覆盖了交通、城管、医院、学校、社会培训机构等领域,涉及到22个窗口服务行业。

“我们得到是无私的爱,将来一定要用这份爱回报祖国和社会,把这份爱永远传递下去……”这是写入嵩县库区乡龙驹村小浪底希望小学“校训”中一段话。

去年,一场大雨冲塌了学校仅有的几间校舍后,村里的娃们都要绕几公里山路到邻村的学校借读。若遇个雨雪天,就无法上学。经“拥军八姐妹”牵线搭桥,民营企业家、河南小浪底实业集团董事长彭民生当场决定,在这个小山村援建一所小浪底希望小学。

校舍建成那天,乡亲们自发燃响爆竹,敲起锣鼓,踩起高跷,走了几里地把“八姐妹”迎进村。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斗粮。在“拥军八姐妹”的荣誉室内,队长张姗指着满墙的“河南省双拥先进单位”、“河南省爱国拥军模范”、“洛阳关心支持国防建设先进单位”等锦旗匾牌,激动地告诉记者,真情拥军,真心为民,既是爱更是责任。

……

啊牡丹,

众香国里最壮观,

冰封大地的时候,

你正蕴育着生机一片,

春风吹来的时候,

你把美丽带给人间

……

极目河洛大地,信步牡丹花城。八姐妹让洛阳双拥更加靓丽多彩,古都洛阳处处盛开双拥花!

 

CORYRIGHT BY 河南双拥网 ALLRIGHT RESERVED 豫ICP备11024435号-1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郑东新区祥盛路18号(民政厅院内)河南省双拥办 邮编:450016 E-mail:hnsyb888@126.com
声明:本网站为部分内容涉及转帖,如您发现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