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拥新闻

推荐新闻

郑州市赴确山慰问警备区和预备役师外训

一切为了大动脉的畅通!

驻马店市积极做好七一三二○部队演习保

通知公告

双拥文摘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双拥文摘
“志愿军遗孤”苗务才50余年他乡异国“寻父”记
来源:本站  发布日期:2014-4-11  浏览次数:1650

简述:4月8日,家住济源沁园街道河合居委会的苗务才来到母亲墓前含泪拜祭:“娘,这次孩儿没有骗您,国家已经把俺爹437个战友的遗骸迎回国了。盼了几十年,他们终于回家了!”3月28日,济源农民苗务才作为唯一的河南人代表,到沈阳与国家领导人和百余名老兵一起,共同见证了437具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回归祖国仪式。至此,苗务才50余年的他乡异国“寻父”之路也终于走到了终点。

 

父亲苗维忠的烈士证书,苗务才不知看了多少遍。

1.别人有爹他没有 12岁少年萌生“寻父”念头

苗务才的父亲苗维忠是抗美援朝战争中的一名烈士,1944年参加革命,1949年入党,1953年2月9日在朝鲜鱼隐山战斗中牺牲,年仅29岁,生前是180师540团司令部的作战参谋。1960年,从未见过父亲的苗务才无意中看到奶奶珍藏着的烈士证书,才知道父亲原来是一名英雄。12岁的他产生了“寻父”的念头。

1968年,苗务才在老师的帮助下,“斗胆”给中央军委写了一封信,恳求查询父亲牺牲的详细情况。没过多久,他就收到了中央军委的回复,得知父亲所在的部队现在在安徽。在安徽,他查到了父亲苗维忠的基本信息,但只是寥寥数语,没有苗务才最想要的作战、牺牲、安葬等细节。他只好记录了父亲生前一些战友的名单,开始了长达数年的寻访。

从北京、太原到合肥、南京,再到乌鲁木齐、成都、广元……从父亲战友那里得到的蛛丝马迹,都会燃起他心中的希望。在太原,苗务才从父亲战友高洵口中了解到,苗维忠牺牲于鱼隐山一场战斗,当时战斗非常激烈,父亲等28名战士当场牺牲了27个。得知这一消息的苗务才大放悲声,整整哭了一夜。

在乌鲁木齐军事博物馆、新疆农五师抗美援朝纪念馆,苗务才找到了由苗维忠和高洵亲手绘制的作战地图,以及苗维忠在朝鲜战场上的照片。他激动万分,赶紧复印几份带了回来。

在南京军区联勤部第五干休所,父亲的战友朗东方向苗务才讲述了苗维忠的一部分战斗经历。更难能可贵的是,在成都,苗务才寻访到了父亲生前的战友童志安。童志安说,苗维忠是在组织抢修设备时被敌人炮弹击中牺牲的,是他亲手掩埋了苗维忠的遗体。

至此,一个英勇而模糊的父亲形象便影印在苗务才心里。

2.肩负两代亲人嘱托 他唯有百折不挠

时间一天过去,苗务才“寻父”之路依然渺茫。1973年,苗务才的奶奶抱憾离去,他的母亲也在一天天老去。苗务才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早日请回父亲的英魂,哪怕见到父亲在朝鲜的坟茔,哪怕捧一把带有父亲鲜血的泥土回来,也算全家团圆了。

2010年,90岁高龄的母亲病危,苗务才感到时间紧迫。3月3日,他以“济源烈士遗孤”的网名在网上发帖,表达了自己的心愿,希望有人可以帮忙提供相关信息,让他早日了结心愿。没过多久,他又从媒体上看到了郑州部分抗美援朝老战士将自发到朝鲜祭拜英烈的消息,遂与相关人员取得联系。6月9日,苗务才怀抱父亲遗像,以旅游之名踏上了赴朝“寻父”之路。

来到朝鲜平壤兄弟山和桧仓郡两处志愿军烈士陵园,看到志愿军老战士纷纷找到自己的战友祭拜,苗务才却找不到父亲的名字。他痛哭着提议,一定要到鱼隐山墓地!但随行的朝鲜方面负责人解释说,那个地方是朝鲜和韩国交界的军事基地,去那里需要在朝鲜国防部办理相关的军事手续,咱民间组织是办不下来的。

苗务才无奈仰天长叹:父亲啊,您为国捐躯,血洒异乡,儿子看您一眼就这么难!在场所有人无不落泪动容。在大家的劝慰下,苗务才止住哭声,想到老母亲还在病床上眼睁睁地等待着父亲英魂,他只得在桧仓郡烈士陵园捧回一罐泥土,满怀遗憾回到家乡。

早已奄奄一息的母亲,此时突然来了神智,紧紧抱住那灌泥土,一声长叹中滚下两行老泪,然后永远地闭上了眼睛……苗务才再次失声痛哭,并发誓一定在有生之年真正从父亲的坟茔上带回泥土,再到母亲坟前为自己谢罪。

3.国家强盛终结漫漫寻亲路

“去年,我就知道了埋葬在韩国的部分志愿军烈士遗骸即将回国的消息。”苗务才对记者说。去年韩国总统朴槿惠访华期间,主动提出送还埋葬在韩国的中国志愿军烈士遗骸。这个消息在“志愿军后代寻先烈墓园”的QQ群里迅速传播。激动的同时,苗务才决定亲自去韩国志愿军烈士墓地凭吊先烈。2013年8月份,苗务才和其他12名志愿军后代来到韩国志愿军烈士墓地祭拜。苗务才在烈士墓前承诺,待这些志愿军烈士遗骸回国的那天,他一定披麻戴孝去迎接。

2014年3月26日,苗务才从济源出发前往沈阳。3月28日,搭载437具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的专机降落在沈阳桃仙国际机场,离开祖国60多年的烈士英灵终于回家了!看到礼兵护送覆盖着国旗的志愿军烈士遗骸棺椁缓缓进至棺椁摆放区,手捧父亲遗像的苗务才心潮澎湃,泪流满面。

“要不是祖国强大,我可能永远都看不到这一天!”从不谙人世的懵懂少年,到如今双鬓斑白的老人,苗务才的“寻父”之路走过了漫长的50多年。

“父亲是为国捐躯的,我们全家为他感到自豪。”面对记者的采访,苗务才内心的波澜被表面的平静掩盖。在苗务才的家里,最宝贵的东西是那张发黄的烈士证书。前几年,苗务才专门找人进行了装裱。67岁的他,时常会将父亲的照片拿出来,看了一遍又一遍,并给子孙们讲述父亲的英雄事迹。

作为烈士唯一的后代,苗务才却从来不愿向政府提任何要求。特别是得知父亲的经历后,他更是深深地为父亲的才学和智慧折服。他时常教育子女和孙辈们,要正派、正直,堂堂正正做人,踏踏实实做事,决不能做有辱“志愿军遗孤”的事情。文/图 记者 冯淑娟 实习生 赵萍

 

 

CORYRIGHT BY 河南双拥网 ALLRIGHT RESERVED 豫ICP备11024435号-1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郑东新区祥盛路18号(民政厅院内)河南省双拥办 邮编:450016 E-mail:hnsyb888@126.com
声明:本网站为部分内容涉及转帖,如您发现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