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拥新闻

推荐新闻

郑州市赴确山慰问警备区和预备役师外训

一切为了大动脉的畅通!

驻马店市积极做好七一三二○部队演习保

通知公告

双拥典型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双拥典型
老复员退伍军人王金付的家国情怀
来源:本站  发布日期:2016-4-13  浏览次数:56

年轻时,他离开家乡奔赴战场;困顿中,他捍卫尊严为爱而活; 年迈后,他不顾病痛服务乡亲

最贫穷的家,最硬气的人

在卧龙区谢庄乡水牛冲村王庄组最破落小院里,生活着68岁的老复员退伍军人王金付和他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小儿子王长峰。小院的院墙已经坍塌,从豁口处能望见远处田里的麦苗与油菜。三间堂屋有两间漏雨,苔藓与野草从墙体的裂缝中长出,在墙外倔强地伸出一抹绿色。把不漏雨的那间房让给小儿子住,王金付在屋檐下支张小床,床外侧挂块塑料布挡风遮雨。

“与过去相比,现在的日子已经很好啦。”满头白发、满脸憔悴的王金付乐呵呵地说。他身旁有个大纸箱,里面放着吃空的药盒与没吃的药丸。43岁的小儿子王长峰蹲坐在箱子旁,一脸木然地看着门口。

“现在谁家还有这样的房子。”带记者前去采访的王金付的远方亲戚李涛说。这位在卧龙区安皋镇做生意的年轻人,曾想出资帮表舅爷王金付把房子翻修一下,遭到老爷子的反对:“要是让你花这个钱,我觉都睡不好。”李涛明白,表舅爷把自尊看得高于一切,接受别人的施舍比要他的命还难受。

李涛将这种硬气归于中国军人的特质。王金付曾当兵十年。1964年,“北部湾事件”爆发,越南战争升级,美国军用飞机侵入中国海南岛地区和云南、广西上空,频频打死打伤中国船员和解放军战士。从1965年到1973年,应越南请求,中国人民解放军派出32万大军来到越南,帮助越南人民抗美救国。王金付就是这32万中的一员。1968年,他响应国家号召参军,离开家乡奔赴越南战场,并在1970年火线入党。因和战友合力击落一架美军飞机,他还曾受到越南军方的亲切接见。

战场上的岁月是老人这辈子最大的荣光。

如今,在儿子服药后入睡的夜里,在田间劳碌的间隙,在山坡上放牧的黄昏,他都会想起战场的日子:“敌人的飞机一头扎下来,轰一声巨响,火光映红了半边天。”目睹有的战友牺牲异国、有的战友负伤战斗的情景后,活着走下战场的王金付想,往后的日子就是天塌下来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最作难的爹,最无言的爱

生活中绵长而琐碎的苦,有时比天塌下来还让人惧怕。

战争结束后,王金付随部队撤回广西,患过一场大病,胃被切除四分之三,十多厘米长的伤疤如今赫然在目。1978年,他响应国家发展农村和农业的号召,回到阔别十年的家乡。“国家的号召,是我们这代人的追求;国家的需要,是我们这代人的使命。”他说。

部队当年曾给他开出证明信,让他持信到家乡民政部门领取补贴,争取优待。他没有去领补贴,也没有寻求帮助,而是在公社当起拖拉机手。“那时文化大革命刚结束,农村发展都需要人。我会开车,要利用这个特长为集体服务。”介绍信如今保存完好,他从未想借此谋取什么,哪怕穷得揭不开锅时。“有口安生饭吃就行。”他想。

吃口安生饭也并非易事。二儿子七八岁时患上精神病,不能读书,生活不能自理,一发病就乱砸乱砍,妻子忍受不了离家出走再没有回来。王金付拒绝好心人让其再成家的建议,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妈照顾两个十来岁的孩子。他吃尽苦作尽难,但从不在人前露出半点。邻居说他“特别爱面子”。一个人如何拉扯大两个孩子,他不愿过多提及:“说那干啥,都过去了。”

二儿子要常年服药,需有人看管。无法出去打工,王金付就买了群山羊,以此给二儿子挣点药钱。今年初,大儿子王长明又患上了骨癌。为救大儿子的命,他忍痛将羊群贱卖掉,如今家中最值钱的东西仅剩两只羊。

“不怕。”这个4月,他坐在门前抽出嫩芽的杨树下说:“病是个欺软怕硬的东西,你弱它就强,你强它就怕。”他也患有多种老年人常见病,为了省钱从不治疗。李涛有次来看他,发现他几乎路都走不动了还挣扎着给小儿子做饭,就带他去医院检查。医生说他因长期营养不良严重贫血。“来看他,买点牛奶,拿点鸡蛋,他舍不得吃,给小儿子留点,给大儿子留点,给孙子孙女留点。”李涛抹了抹眼角说。

最宽广的心,最牵挂的事

与散落于这片土地上的很多村庄一样,水牛冲村王庄组如今也只有孩子与老人。乡邻常因耕地与宅基地发生纠纷,5年前,村干部找王金付商量,希望由他当王庄组的组长。他想了想把这差事了接过来:“党叫干啥就干啥。”

其实那时,他的身体就因操劳出现这样那样的不适。没有推辞的原因是 “能为乡亲们做点事心里高兴”。他做人耿直,办事公道,批评泼皮无赖不留情面,解决邻里纠纷公私分明,乡亲们自然维护他。“光打自己算盘的人,枉为人。”他常说。

做个对他人、对国家有用的人,是他的朴素梦想。不管是追随祖国和信仰,还是辗转战场和麦田,这梦想从未变过。

身为组长,他从未想过为自己谋私利。全村就他的房子最破,就他的家最需要钱,就他的包袱最重,但他从未向组织提过。“村干部有困难也要和组织说。”有次去乡里开会,乡领导对他说。“没啥困难。”他挺了挺腰杆回答。

真实的情况是,因为年迈和病痛,他感到日子越来越难,精力越来越不足。房子漏雨,他没钱修理。家里没水,他没钱打井,吃水要去别人家提。小儿子一个月200多元的药费,对他来说已成最大难题。有人提议他去申请低保,被他拒绝了:“很多人比我还困难,比我更需要帮助,我不能给组织添麻烦,也不愿别人可怜我。”

经常来帮他干活、给他送菜的董金亮,是他在越南战场上的战友。两个人离得近,70岁的董金亮常来看他。觉得王金付日子太难,董悄悄向乡里反映了王的情况,希望组织能照顾一下战友。王金付知道后,大为不快:“死都不怕,苦算什么。”随即,他又感念战友为他好,只是他们这代人“把荣誉和信仰看得太重,宁可站着死,也不跪着生”。

他不怕死,但怕万一哪天他真走了,小儿子犯病后去危害别人。“你自小没了娘,跟着我又吃了很多苦,没过过一天正常人的日子。”有着46年党龄的老党员边说边拉起小儿子的手去门前的田里挖野菜。

    日子依旧艰辛,但夕阳还是毫不吝啬地在父子俩身上洒下一抹温暖的金色

(南阳市双拥办 刘娜  宋艳丽)

CORYRIGHT BY 河南双拥网 ALLRIGHT RESERVED 豫ICP备11024435号-1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郑东新区祥盛路18号(民政厅院内)河南省双拥办 邮编:450016 E-mail:hnsyb888@126.com
声明:本网站为部分内容涉及转帖,如您发现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删除!